<sup id="68wos"></sup>
<acronym id="68wos"></acronym>
<rt id="68wos"><center id="68wos"></center></rt><acronym id="68wos"></acronym>
<acronym id="68wos"><center id="68wos"></center></acronym>
<sup id="68wos"><noscript id="68wos"></noscript></sup>
<rt id="68wos"><center id="68wos"></center></rt>
<acronym id="68wos"><small id="68wos"></small></acronym>
<rt id="68wos"><small id="68wos"></small></rt>
<acronym id="68wos"></acronym>
商務中心
發布信息
排名推廣
http://www.izb8.cn/  http://www.izb8.cc/  http://www.izb8.com.cn/  http://www.izb8.net/  http://www.izb8.org/
 
發布信息當前位置: 首頁 » 供應 » 古玩鑒賞 »

古代畫家黃公望---富春山居圖

點擊圖片查看原圖
產品/服務:  
單 價: 面議  詢價
最小起訂量:  
供貨總量:
發貨期限: 自買家付款之日起 3 天內發貨
有效期至: 2019-12-31
最后更新: 2018-01-04
瀏覽次數: 1618
會員基本資料信息
 
 
產品詳細說明
    古代畫家黃公望---富春山居圖
  
    富春山居圖是元朝的書畫,畫家黃公望鄭樗(別號:無用師)所繪,以浙江富春江為背景,全圖用墨淡雅,山和水的布置疏密得當,墨色濃淡干濕并用,極富于變化,是黃公望的代表作,被稱為“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明朝末年傳到收藏家吳洪裕手中,吳洪裕極為喜愛此畫,甚至在臨死前下令將此畫焚燒殉葬,被吳洪裕的侄子從火中搶救出,但此時畫已被燒成一大一小兩段。較長的后段稱《無用師卷》,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前段稱《剩山圖》,現收藏于浙江省博物館。在中國國務院前總理溫家寶先生的決定下,《富春山居圖》2011年6月在臺灣臺北故宮博物院展出。”

   富春山居圖作品簡介及歷史背景
  《富春山居圖》,始畫于至正七年(1347),于至正十年完成。雖黃公望晚年定居今富陽市境內,但畫卷內容對比寬敞平坦的"富陽江"和山峰峻奇峽谷雄偉的"桐廬江",就可得知,富春山居圖所畫內容約80%在桐廬境內富春江的景色,20%為富陽的景色.
  《富春山居圖》是黃公望82歲時為無用師所繪,用三、四年時間才畫成,畫面表現出秀潤淡雅的風貌,氣度不凡,以浙江富春江為背景,是黃公望的代表作。明朝末年富春山居圖傳到收藏家吳洪裕手中,吳洪裕極為喜愛此畫,每天不思茶飯的觀賞臨摹。甚至在臨死前下令將此畫焚燒殉葬,幸被吳洪裕的侄子及時從火中搶救出,但此時畫已被燒成一大一小兩段,前段較小,稱“剩山圖;后段畫幅較長,稱“無用師卷”,乾隆年間,一幅富春山居圖被征入宮,乾隆皇帝愛不釋手,但在隔年又一幅富春山居圖進入清宮。前者稱“子明卷”是后人偽造;后者是“無用師卷”,這才是黃公望的真跡。但乾隆皇帝認定“子明卷”為真,并在假畫上加蓋玉璽,并和大臣在留白處賦詩題詞,將真跡當贗品處理。直到近代學者翻案,認為是乾隆皇帝搞錯了。從而保住了一個完整的無用師卷。
  “剩山圖”今天收藏于浙江省博物館,而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則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
  富春山居圖(剩山圖)浙江省博物館藏
  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基本信息
  前半卷
  名稱:《富春山居圖·剩山圖》
  館藏:浙江省博物館
  浙江博物館《富春山居圖》(《剩山圖》)
  尺幅:縱31.8厘米,橫51.4厘米
  后半卷
  名稱:《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
  館藏:臺北故宮博物院
  尺幅:縱33厘米,橫636.9厘米
  仿本
  名稱:《富春山居圖·子明卷》
  館藏:臺北故宮博物院
  名稱:《富春山居圖·沈周臨摹本》
  館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作者簡介
    元代畫家黃公望,(1269--1354),字子久,號一峰,大癡道人,常熟(今屬江蘇)人。擅長畫山水,多描寫江南自然景物,以水墨,淺絳風格為主,與吳鎮,王蒙,倪瓚并稱元四家。原系浙西廉訪司一名書吏,因上司貪污案受牽連,被誣入獄。出獄后改號“大癡”,從此信奉道教,云游四方,以詩畫自娛,并曾賣卜為生。他學畫生涯起步較晚。然由于生活坎坷,寒暖自知,所繪山水,必親臨體察,畫上千丘萬壑,奇譎深妙。其筆法初學五代宋董源、巨然一派,后受趙孟頫熏陶,善用濕筆披麻皴,為明清畫人大力推崇,成為“元四家”(王蒙、倪瓚、吳鎮)中最負眾望的大畫家。此外,畫作之余,留有著述,如《寫山水訣》、《論畫山水》等,皆為后世典范之學。
 
  黃公望與該作品介紹
  
    據記載,黃公望三十一歲開始作畫,由于際遇的坎坷,到五十歲左右,也就是出獄后才專心從事山水畫創作。由于他熱愛自然,有較全面的文化修養,早期又在臨摹眾多的古代名家作品中練就了深厚的功力,胸中積累博大精深,使之一起步便顯示了藝術上的高格調。他以北宋大畫家董源的畫法為基礎,吸取其他名家的長處,融合在師法造化中獲取的營養,逐漸創造了自己的藝術面貌。他的山水畫大致有兩種風格:一作淺絳色,山頭多巖石,筆勢雄偉;一作水墨,皺紋較少,筆意簡遠逸邁,充分體現出“寄興于畫”的思想和“渾厚華滋”的筆墨效果。黃公望與同時代的王蒙、倪瓚、吳鎮交往密切,詩畫互贈,切磋探討,常以合作山水畫為樂。他們不但都創造了自己的獨特繪畫風格,并致力于意境章法及詩文與繪畫的有機結合,共同把中國文人畫推進到一個嶄新的天地,因此獲得 “元季四大家的殊榮。而黃公望尤以卓越的成就兀立頂峰,對后世畫壇產生巨大影響,被推為“元四家之首”。黃公望與富陽有著不解之緣。他遍游名山大川,卻獨鐘情于富春山水,晚年結廬定居富春江畔的筲箕泉(今富陽市東郊黃公望森林公園內),在這里度過了他人生最輝煌的時期,留下了一大批杰作。從此,黃公望的名字與美麗的富春江緊密地聯結在一起,富春江是造就他成為一代大師的搖籃,而他也為美麗的富春江增添了奪目的光彩!陡淮荷骄訄D》是黃公望七十九歲高齡時開始創作的。這幅縱33厘米,橫636.9厘米的長卷,是他生活在富陽,又以富春江為題材推出的力作。為了畫好這幅畫,他終日不辭辛勞'奔波于富春江兩岸,觀察煙云變幻之奇,領略江山釣灘之勝,并身帶紙筆,遇到好景,隨時寫生,富春江邊的許多山村都留下他的足跡。深入的觀察,真切的體驗,豐富的素材,使《富春山居圖》的創作有了扎實的生活基礎,加上他晚年那爐火純青的筆墨技法,因此落筆從容。千丘萬卷,壑,越出越奇,重巒迭嶂,越深越妙,既形象地再現了富春山水的秀麗外貌,又把其本質美的特征揮灑得淋漓盡致。這件宏幅巨制直到他謝世前不久才告完成,前后傾注了大約七年的心血,這是畫家與富春山水情景交融的結晶。展開畫呈現在我們面前的是富春江一帶秋初景色:丘陵起伏,峰回路轉,江流沃土,沙町平疇。云煙掩映村舍,水波出沒魚舟。近樹蒼蒼,疏密有致,溪山深遠,飛泉倒掛。亭臺小橋,各得其所,人物飛禽,生動適度。正是“景隨人遷,人隨景移”,達到步步可觀的藝術效果。這幅山水畫長卷的布局由平面向縱深展寬,空間顯得極其自然,使人感到真實和親切,筆墨技法包容前賢各家之長,又自有創造,并以淡淡的赭色作賦彩,這就是黃公望首創的“淺絳法”。整幅畫簡潔明快,虛實相生,具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之妙,集中顯示出黃公望的藝術特色和心靈境界,被后世譽為“畫中之蘭亭”。時至今日,當人們從杭州逆錢塘江而入富陽,滿目青山秀水,景色如畫,就會自然地聯想到《富春山居圖》與兩岸景致在形質氣度上的神合,從心底里贊嘆作者認識生活,把握對象的神髓,進而提煉、概括為藝術形象的巨大本領!≡詠,歷代書畫家、收藏家、鑒賞家,乃至封建帝皇權貴都對《富春山居圖》推崇備至,并以能親眼目睹這件真跡為榮幸,使得這卷寶圖既備受贊頌,也歷盡滄桑。在輾轉流傳過程中,曾引發出乾隆年間有趣的“富春疑案”,弄得弘歷皇帝神魂顛倒,誤判真偽;也曾因收藏家的酷愛而遭焚燒毀容之災。如今,它的前段珍藏于浙江博物館,后段藏于臺灣。海內外炎黃子孫無不翹首企盼著祖國的統一,盼望寶圖早日珠聯璧合。

   創作過程
  《富春山居圖》始畫于至正七年(1347),于至正十年完成。是元代著名書畫家黃公望的一幅名作,世傳乃黃公望畫作之冠。為紙本水墨畫,寬33厘米,長636.9厘米,是黃公望晚年的力作。黃公望,字子久,號一峰,工書法、通音律、善詩詞,少有大志,青年有為,中年受人牽連入獄,飽嘗磨難,年過五旬隱居富春江畔,師法董源、巨然,潛心學習山水畫,出名時,已經是年過八旬的老翁了。黃公望把“畢生的積蓄”都融入到繪畫創作中,嘔心瀝血,歷時數載,終于在年過八旬時,完成了這幅堪稱山水畫最高境界的長卷——《富春山居圖》。它以長卷的形式,描繪了富春江兩岸初秋的秀麗景色,峰巒疊翠,松石挺秀,云山煙樹,沙汀村舍,布局疏密有致,變幻無窮,以清潤的筆墨、簡遠的意境,把浩渺連綿的江南山水表現得淋漓盡致,達到了“山川渾厚,草木華滋”的境界。
此畫卷為六接的紙本,即是由六張紙連成的畫卷.黃公望(字子久)為元代最負盛名的畫師,在畫史上的影響頗大。他在《山水訣》中,明確提到模寫。他說:“皮袋中置描筆在內,或于好景處,見樹有怪異,便當模寫之。”子久作品存世不多,其中最佳者當屬《富春山居圖》。為了創作《富春山居圖》,他在“領略江山釣灘之勝”時,“袖攜紙筆,凡遇景物,輟即模記”。此畫始畫于至正七年(1347年),此時子久年近八旬,畫中所題文字表明,他為完成此畫而潛心觀察、揣摩費時三四年。張庚在《圖畫精意識》中記載了董其昌對此畫的贊譽,“子久畫冠元四家如富春山卷,其神韻超逸,體備眾法,脫化渾融,不落畦徑。”……

   傳承過程
  幾度易手
  《富春山居圖》,高一尺余,長約二丈。此圖展現了富春江一帶景色:富春江兩岸峰巒坡石,似秋初景色,樹木蒼蒼,疏密有致地生于山間江畔,村落、平坡、亭臺、漁舟、小橋等散落其間。董其昌稱道,“展之得三丈許,應接不暇。”確給人咫尺千里之感。這樣的山水畫,無論布局、筆墨,還是以意使法的運用上,皆使觀者不能不嘆為觀止。正如惲南田所說,“所作平沙禿峰為之,極蒼莽之致。”董其昌還曾說,他在長安看這畫時,竟覺得“心脾俱暢”。
   1350年黃公望將此圖題款送給無用上人!陡淮荷骄訄D》便有了第一位藏主,從此開始了它在人世間600多年的坎坷歷程。此畫作成之初,無用上人就“顧慮有巧取豪奪者”。不幸被他言中,明成化年間沈周藏此圖時便遭遇“巧取”者。沈周請人在此圖上題字,卻被這人兒子藏匿而失。后來此圖又出現在市上高價出售,敦厚的沈周既難于計較又無力購買,只得背臨一卷以慰情思。之后又經樊舜、談志伊、董其昌、吳正志之手。
    清順治年間,吳氏子弟,宜興收藏家吳洪裕得之后更是珍愛之極。惲南田《甌香館畫跋》中記:吳洪裕于“國變時”置其家藏于不顧,惟獨隨身帶了《富春山居圖》和《智永法師千字文真跡》逃難。
焚畫殉葬
那是清順治七年(1650),江南宜興吳府,臥病在床的吳洪裕到了彌留之際,氣如游絲的他死死盯著枕頭邊的寶匣,家人明白了,老爺臨死前還念念不忘那幅心愛的山水畫。有人取出畫,展開在他面前,吳洪裕的眼角滾落出兩行渾濁的淚,半晌,才吃力地吐出一個字:燒。說完,慢慢閉上了眼睛。在場的人都驚呆了,老爺這是要焚畫殉葬呀!要被燒掉的畫就是國寶文物《富春山居圖》。 因為太珍愛此卷了,所以囑家人準備把它付之一炬“焚以為殉”用來殉葬。
   “先一日焚《千字文真跡》,自己親視其焚盡。翌日即焚《富春山居圖》,當祭酒以付火,到得火盛,洪裕便還臥內。”
    這幅在吳府里已經傳承了三代人,被吳家老少視為傳家寶的《富春山居圖》,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丟入火中,火苗一閃,畫被點燃了!
就在國畫即將付之一炬的危急時刻,從人群里猛地竄出一個人,“疾趨焚所”,抓住火中的畫用力一甩,“起紅爐而出之”,愣是把畫搶救了出來,他就是吳洪裕的侄子,名字叫吳靜庵(字子文)。為了掩人耳目,他又往火中投入了另外一幅畫,用偷梁換柱的辦法,救出了《富春山居圖》。畫雖然被救下來了,卻在中間燒出幾個連珠洞,斷為一大一小兩段,此畫起首一段已燒去,所幸存者,也是火痕斑斑了。從此,稀世國寶《富春山居圖》一分為二。
    1652年,吳家子弟吳寄谷得到后,將此損卷燒焦部分細心揭下,重新接拼后居然正好有一山一水一丘一壑之景,幾乎看不出是經剪裁后拼接而成的,真乃天神相佑。于是,人們就把這一部分稱做《剩山圖》。而保留了原畫主體內容的另外一段,在裝裱時為掩蓋火燒痕跡,特意將原本位于畫尾的董其昌題跋切割下來放在畫首,這便是后來乾隆帝得到的《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 值此,原《富春山居圖》被分割成《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和《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長短兩部分,身首各異。

  臨摹版本
    其時,除了吳洪裕收藏的《富春山居圖》外,當時還有另一幅《富春山居圖》流傳在世。 那即是明朝畫家張宏《仿黃公望富春山居圖》。這幅畫是學術界公認的最接近原作的版本,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張宏,明代畫家,生于1577年,字君度,號鶴澗,江蘇蘇州人。他擅長山水畫,重視寫生,筆力峭拔,墨色濕潤,層巒疊嶂,丘壑深邃。畫石面皴染結合是他繪畫的特色。寫意人物,神情具視,構圖疏密得宜。張宏是明末吳門畫壇的中堅人物,吳中學者尊崇之。從張宏的《仿黃公望富春山居圖》中亦能看出他高超的畫技,筆墨疏朗,氣韻貫通。值得一提的是,張宏在臨仿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時,該圖還是完整的畫作,尚未被焚,所以后世將張宏這幅《仿黃公望富春山居圖》看作是研究黃公望《富春山居圖》的重要版本。
    說到第三幅《富春山居圖》,就不能不提到明代著名書畫家沈周。
    沈周,明代畫家,生于1427年,字啟南,號石田翁,江蘇蘇州人。他在元明以來文人畫領域有承前啟后的作用。他書法師黃庭堅,繪畫造詣尤深,兼工山水、花鳥,也能畫人物,以山水和花鳥成就突出。 在繪畫方法上,沈周早年承受家學,兼師杜瓊。后來博取眾長,出入于宋元各家,主要繼承董源、巨然以及元四家黃公望、王蒙,吳鎮的水墨淺絳體系。 沈周的繪畫,技藝全面,功力渾樸,在師法宋元的基礎上有自己的創造,發展了文人水墨寫意山水、花鳥畫的表現技法,成為吳門畫派的領袖。所作山水畫,有的是描寫高山大川,表現傳統山水畫的三遠之景。而大多數作品則是描寫南方山水及園林景物,表現了當時文人生活的幽閑意趣。
    明成化年間,《富春山居圖》傳到沈周手里。自從得到這件寶貝,沈周就愛不釋手,把它掛在墻上,反復欣賞、臨摹,看著看著,就看出了點問題:畫上沒有名人題跋。一時的非分想法讓沈周沖昏了頭,他根本沒有想到,像這樣的珍寶藏都要藏在最隱蔽的地方,怎么能大張旗鼓地張揚呢?果不其然,當沈周把畫交給一位朋友題跋時,就出了事。那位朋友的兒子,見畫畫得這么好就產生了歹念,把畫偷偷賣掉,還愣說畫是被人偷了。一次偶然的機會,沈周在畫攤上見到了被賣掉的《富春山居圖》,興奮異常,連忙跑回家籌錢買畫。當他籌集到錢,返回畫攤時,畫已經被人買走了。沈周捶胸頓足,放聲大哭,可是后悔已經晚矣。千辛萬苦弄到手的《富春山居圖》,如今只剩下留在頭腦中的記憶了。沈周愣是憑借著記憶,背摹了一幅《富春山居圖》。被沈周丟失的真跡《富春山居圖》猶如石沉大海,在相當長的時間里沒有消息。后來,它又出現了,被明代大書畫家董其昌收藏。董其昌晚年又把它賣給了吳洪裕的爺爺吳正志。吳洪裕繼承了《富春山居圖》,這才出現了臨終留下焚畫殉葬的遺囑,吳子文火中救畫的一幕。由于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太出名了,明清畫家都爭相臨摹,除了沈周的那幅《富春山居圖》外,現在有籍可查的臨摹本還有十余幅。 這些都成為《富春山居圖》流傳在世的真假畫卷。
《富春山居圖》,好的臨摹本中沈周所臨(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因屬背臨,故董其昌認為“其肖似若過半”;張宏則是在吳問卿家中對著原圖臨摹,其形神更能接近原作(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此兩卷因其時原畫尚為完整,故十分寶貴。 鄒之麟及“虞山畫派王翚的臨摹本,現已流傳海外。”
無用師卷與子明卷重新裝裱后的無用師卷雖然不是原畫全貌,但畫中清潤的筆墨、簡遠的意境得以保留。這幅開創了中國山水畫新風格的傳世巨作,1652年丹陽張范我轉手泰興季國是收藏,后歷經高士奇、王鴻緒、安岐諸人之手。輾轉經過多人收藏,最終被安岐買到。
    1745年,一幅《富春山居圖》被征入宮,乾隆皇帝見到后愛不釋手,把它珍藏在身邊,不時取出來欣賞,并且在6米長卷的留白處賦詩題詞,加蓋玉璽。沒想到,第二年,也就是1746年,他又得到了另外一幅《富春山居圖》。兩幅《富春山居圖》,一幅是真,一幅是假,可是兩幅畫實在是太像了,真假難分。其實,此前弘歷已經得到了那一卷《富春山居圖》,也就是那幅最著名的假《富春山居》,后世稱之為子明卷。子明卷是明末文人臨摹的《富春山居》無用師卷,后人為牟利,將原作者題款去掉,偽造了黃公望題款,并且還偽造了鄒之麟等人的題跋,這一切都把乾隆帝蒙騙了。事實上子明卷仿制的漏洞并不難發現。元代書畫上作者題款都是在繪畫內容之后,而子明卷卻將作者題款放在了畫面上方的空白處,這明顯不符合元代書畫的特點。但乾隆帝的書畫鑒賞水平,顯然并不足以看出這些漏洞。這卷后人仿造的《富春山居》子明卷不但被他視為珍寶時時帶在身邊,對此畫大加嘆賞,屢屢題贊,甚為喜歡,重要性就猶如伯箂蒔特對男人的重要性一樣。而且真跡無用師卷的出現,也沒讓他推翻自己的錯誤判斷。
    第二年,乾隆十一年的冬天,《富春山居》無用師卷來到了弘歷面前。他一邊堅定地宣布無用師卷是贗品,一邊又以不菲的價格將這幅所謂的贗品買下。理由是,這幅畫雖不是真跡,但畫得還不錯。為此他還特意請大臣來,在兩卷《富春山居圖》上題跋留念。來觀畫的大臣無一例外地歌頌了皇帝熱愛藝術、不拘泥真偽的廣闊胸懷,可誰也不敢點破:這幅畫它本來就是真跡。在梁詩正、沈德潛等大臣的附和下認定后者是贗品,編入《石渠寶笈》次等并命梁詩正書貶語于此本上。直到1816年胡敬等奉嘉慶帝編纂《石渠寶笈》三編,《富春山居圖》始得正名被編入,洗去塵冤。也有一說是:真畫進了宮,乾隆覺得特別沒面子,他在真畫上題字示偽,故意顛倒是非。
   不管乾隆帝的鑒定結論何等荒謬,安岐所藏的《富春山居》真跡確實從此進入宮廷。就在這座乾清宮里,它被靜靜地存放了近200年。 20世紀30年代(1933年),故宮重要文物南遷,萬余箱的珍貴文物分5批先運抵上海,后又運至南京。文物停放上海期間,徐邦達在庫房里看到了這兩幅真假《富春山居圖》,經過仔細考證,他發現乾隆御筆題說是假的那張,實際是真的,而乾隆題了很多字說是真的那張卻是假的,推翻了先人的定論,還它一個真實的面目。直到隨其他文物一起南遷。而今,這真偽兩卷《富春山居圖》都存放在臺北故宮博物院,共同見證著中國書畫收藏史上的一段笑談。

《剩山圖》傳奇
   重新裝裱后的《剩山圖》,在康熙八年(1669年)讓與王廷賓,后來就輾轉于諸收藏家之手,長期湮沒無聞。至抗日戰爭時期,為近代畫家吳湖帆所得。畫家吳湖帆曾用古銅器商彝與人換得《剩山圖》殘卷,十分珍惜,從此自稱其居為“大癡富春山圖一角人家”。 當時在浙博供職的沙孟海得此消息,心情頗不平靜。他想,這件國寶在民間輾轉流傳,因受條件限制,保存不易,只有國家收藏,才是萬全之策。于是數次去上海與吳湖帆商洽。曉以大義。吳得此名畫,本無意轉讓。但沙先生并不灰心,仍不斷往來滬杭之間,又請出錢鏡塘、謝椎柳等名家從中周旋。吳湖帆被沙老的至誠之心感動,終于同意割愛。1956年,畫的前段來到浙江博物館 。成為浙江博物館“鎮館之寶”。

《富春山居圖》跋
  作者:黃公望
  正文:
   兩至正七年(1347年)仆歸富春山居,無用師偕往,暇日于南樓授筆寫成此卷,興之所至,不覺亹亹布置如許,逐旋填剳,閱三四載未得完備,蓋因留在山中,而云游在外故爾。今特取回行李中,早晚得暇,當為著筆。無用過慮有巧取豪銳者,俾先識卷末,庶使知其成就之難也。十年青龍在庚寅(1350年)歇節前一日,大癡學人書于云間夏氏知止堂。

    兩岸交流
    民間的接觸1993年中秋之夜,上海電視臺曾與臺灣的“華視”聯合舉辦中秋晚會,把這件傳世名作采用現代技術,在電視屏幕上給拼接起來了。引1999年7月“黃公望《富春山居圖》圓合活動”在當年黃公望《富春山居圖》的原創作地——風景秀麗的富春江畔舉行,中國美術學院院長潘公凱、教授孔仲起、臺灣中華藝文交流協會會長史元欽、臺灣著名國畫家李奇茂等30多位海峽兩岸著名書畫家聯手臨摹了《富春山居圖》長卷。
 
   合展的交涉
    新中國成立以后,浙江曾通過各種渠道和臺灣溝通,希望兩岸《富春山居圖》能合璧展出,但沒有得到反饋。引2005年,《富春山居圖》合璧一事出現轉機。鳳凰衛視劉長樂總裁曾幾次到臺灣努力促成這件事情,也得到了臺灣方面的反饋:浙江省博物館剩山圖先去臺灣展覽,臺北故宮博物院的無用師卷來大陸展覽的事先不談。楊建新當時表態,希望實現兩岸《富春山居圖》的交流,有來有往。浙江博物館的《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去臺灣展覽沒有任何問題,但希望臺灣方面承諾適當的時候臺北故宮博物院的《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能赴大陸和浙江省博物館的《富春山居圖》合璧展出。引2009年,兩岸故宮博物院在臺北故宮博物院合辦“雍正——清世宗文物大展”。這是兩岸故宮博物院60年來第一次合展,其中來自北京故宮博物院的文物有37件,包括多幅表現清宮生活的珍貴畫像。在這個背景下,臺灣方面多次托人帶口信或者書面來信,他們準備辦一個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希望能借浙江省博物館的《剩山圖》展出。浙江省文化廳廳長楊建新態度依舊:浙江方面過去沒問題,現在和未來都沒問題,但是希望能和臺北故宮博物院實現雙向交流,臺北故宮博物院的《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在未來也能赴大陸展覽。引其后浙江接到了臺灣來函,希望大陸能通過法律免扣押文物法,不扣留在大陸展覽的臺北故宮博物院的文物。并表示,臺北故宮博物院有70件文物內定為“限展國寶”,是從來不能出館的,包括《富春山居圖》。“言下之意就是你哪怕通過了免扣押文物法,《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也不能到大陸展覽。”楊建新這樣認為。浙江在回函中希望兩岸的交流能相互持久。臺灣的同胞渴望看到合璧的《富春山居圖》,大陸的同胞更是翹首以待。兩岸同胞都是中華文化的傳承人。兩岸同胞有資格、也有權利共享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在現實的條件下大陸專門通過司法免扣押文物條款是不現實的。以此為前提,等于排除了臺北故宮博物院文物到大陸展出的可能;其次,大陸的海關法律里面已經有這樣的條款,所有境外(包括港澳臺地區)經海關批準暫時進口的貨物(包括文物)必須在海關如數清點清楚,在規定的時間里,完成交流任務,并且如數運出海關,一件都不能留下。如果留了一件,就要予以處罰,所以不存在臺北故宮博物院《富春山居圖》赴大陸展覽被扣押的情況。引2009年臺北故宮博物院藝術委員會主任林百里曾到杭州商談《富春山居圖》一事,這也是十年來他第一次和臺北故宮博物院高層直接面談。“他說有難處,有些事不是臺北故宮博物院可以決定的,我說做不了主沒關系,我們一起反映,一起爭!”楊建新認為兩岸文化交流只有雙向互動,才可能行之長遠。引在鳳凰衛視董事局主席﹑行政總裁劉長樂居中斡旋努力之下,浙江的《剩山圖》將在2011年6月到臺灣合璧展出。來自浙江的《剩山圖》,和臺北故宮另一半的無用師卷,隔了三百年,終于要在今年六月在臺合璧聯展,《富春山居圖》終于要以完整面貌重現在世人面前,這也是兩岸繼二零零九年,雍正文物聯展首航成功之后,另一項文壇大盛事,別具歷史意涵。

    溫總理的關心
    在2010年3月14日上午的兩會新聞記者會上,溫家寶總理在回答臺灣記者提問時講了一個故事:“元朝有一位畫家叫黃公望,他畫了一幅著名的《富春山居圖》,79歲完成,完成之后不久就去世了。幾百年來,這幅畫輾轉流失,但現在我知道,一半放在杭州博物館(浙江省博物館在杭州市),一半放在臺北故宮博物院,我希望兩幅畫什么時候能合成一幅畫。畫是如此,人何以堪。”引溫總理的話,充滿了對兩岸“血濃于水”同胞情誼的深情寄托。 諸多年來,兩岸畫家和有識之士多方努力,希望有朝一日能夠“破鏡重圓”,重新拼合此畫。臺灣多數報紙都重點報道了溫家寶以《富春山居圖》分藏兩岸為例,表達他希望兩幅畫能早日合成一幅畫的愿望。我國著名杭州籍青年詩人舒子原以溫總理《畫是如此,人何以堪》為題為《富春山居圖》的合璧創作抒情詩,引起很大反響!堵摵蠄蟆返奈恼抡f,這寓意著溫家寶期許兩岸早日由分走向合的心愿。引再次臨摹畫作2010年3月20日上午,來自海峽兩岸的九位山水畫家在富春江畔將《富春山居圖》臨摹于長卷上,同時還體味古意,試補了原圖的殘缺部分。與此同時,他們發出了希望兩岸《富春山居圖》真跡能夠在這一名畫誕生地浙江富陽合璧展出的邀約。引中央美術學院博士生導師郭怡孮、浙江畫院院長孫永、浙江美術館館長馬鋒輝等6位大陸畫家和臺灣藝術大學的蔡友、林進忠、林錦濤3位畫家共同完成了15米長的圓卷《富春山居圖》,并補上了殘缺的畫面。在圓卷儀式上,著名花鳥畫家何水法代表在場的兩岸畫家,發出了希望在富陽合璧《富春山居圖》的邀約書。邀約書說,《富春山居圖》問世已有660年,燒成兩段則有360周年,分藏海峽兩岸也有60年,希望“剩山圖”和“無用師卷”能夠回到誕生地合璧展出。

    兩岸合展
    臺北故宮博物院與浙江博物館等方面合作,決定在2011年將推出的“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這其中就包含了海峽兩岸收藏的《富春山居圖》。[8]2011年1月16日浙臺雙方在浙江富陽富春山居度假村簽署富春山居圖特展備忘錄。
    臺北故宮博物院院長周功鑫說,每一件文物背后都有故事,這幅畫分開360多年后,各自說故事,將借著這個展覽呈現黃公望的人生哲學和藝術成就。至于兩畫有沒有可能借展大陸?周功鑫表示,十分樂見兩岸能夠在相關法規上取得突破。此次展覽預定2011年6月到9月舉行,臺北故宮方面表示,除了《富春山居圖》,臺北故宮仍在和京博物館、云南博物館商借黃公望的作品,保險金額目前正在估算中。[8]分藏在海峽兩岸的《富春山居圖》邁開了“圓合”第一步。2011年5月11日下午,浙江省博物館“鎮館之寶”、《富春山居圖》(剩山圖)赴臺前的點交啟運儀式舉行!妒I綀D》將由中國文物交流中心先送往北京,再由臺灣廣達文教基金會移交臺北故宮博物院。
   據浙江省博物館館長陳浩介紹,《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將于5月18日“國際博物館日”在北京移交。6月9日,浙江博物館和臺北故宮博物院將在臺北聯合舉辦“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與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實現“圓合”。
浙江省博物館和臺北故宮博物院將于2011年6月9日至9月25日,在臺北故宮博物院聯合主辦“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展覽前兩個月,《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將與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在展廳里重點展示,同展同收。
  《富春山居圖》是“元季四大家”之冠黃公望79歲時為無用師所作。全卷描繪了富春江兩岸初秋景色,為中國水墨山水的扛鼎之作!陡淮荷骄訄D》在數百年流傳中飽經滄桑,因遭火殉斷為一大一小兩段。后幾經輾轉,長0.51米、題跋6米多的前半卷《剩山圖》存于浙江省博物館,長6.4米的后半卷《無用師卷》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
  據介紹,《富春山居圖》(剩山圖)自1956年到浙江省博物館以來55年間,原作只展出兩次。而在2011年的6月2號,則會在臺灣,將《剩山圖》以及《無用師卷》合并,向各界人士展出。
 
  
媒體記者觀看《剩山圖》點驗的全過程團聚之路
《富春山居圖》命運多舛。畫卷是元代大家黃公望為摯友無用師所繪。后幾經輾轉到明朝末年,傳至收藏家吳洪裕手中,他癡迷到決定死前焚圖殉葬,是其侄子火中取畫,才救下這幅絕世佳品。但這一焚,本由8張畫紙連成、全長848厘米的作品,變成一長一短兩段。前段較短,因畫中正好有一山一水一丘一壑之景,定名為《剩山圖》,流落民間;后段畫幅較長,現通稱為《無用師卷》,后被清廷收藏。
    然而,逃過死別,《富春山居圖》再陷生離。為避日軍戰火浩劫,《無用師卷》被列入當年故宮文物南遷名錄,后輾轉至臺灣,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而《剩山圖》也在幾經流沛后,于1956年入駐浙江省博物館,成為鎮館之寶。
    從此,杭州,臺北,600歲佳作隔海相望。2006年,浙江省博物館開始多方溝通聯系,希望促成雙畫合璧。
去年十一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閉幕時,溫家寶總理在記者招待會上回答臺灣記者提問時,引用到了這段往事:“我希望兩幅畫什么時候能合成一幅畫,畫是如此,人何以堪。”
   由中國文物交流中心牽頭,兩岸達成合作意向,《富春山居圖》合璧后,估價達1000億元人民幣以上。“精誠所至,金石為開。”該中心主任王軍回顧洽談經歷時感慨:“兩岸的認識是一樣的,溝通中更多的是理解與支持。”
畫卷點校
   2011年5月18日中午,《剩山圖》完成了最后一項離境準備,《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展品點交儀式在京舉辦。“幾天前,《剩山圖》 第一次離開浙江省博物館,未來幾天內,它將第一次離開大陸,奔赴臺北。”儀式開始前,王軍和工作人員一直站在采訪區,但無論接受采訪或是沉默不語,他們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一扇灰色的厚重大門。隔著警戒線,記者看到門內,數名戴著口罩的工作人員正在為點校做最后準備。
    點校,是指每次文物出庫時,相關責任人要和保管文物的庫房做的交接儀式。“畫上的折痕、霉點、污跡都要一一記錄下來。當文物回庫時,再進行點校,確認是否受損等。”臺北故宮副院長馮明珠說。
   12時46分,點校正式開始。除了臺北故宮和中國文物交流中心工作人員可以進入灰色門內外,其余人只能屏住呼吸,緊緊盯住實況轉播的屏幕。
“富春一角”的引首緩緩展開時,閃光燈頻閃。馮明珠身子微探向屏幕,不住地說:“很羨慕點校員可以如此近距離地接觸名作,我已經開始期待在臺北隔著展柜細品這幅作品。”大約5分鐘后,畫面依然定格在此,工作人員不時用數碼相機拍攝著細部。據知情人透露,總長度51.4厘米的《剩山圖》此次點校持續時間至少3個小時。
  畫卷投保
   為了即將的旅行,浙江省博物館為《剩山圖》定制了運輸箱,箱子上加裝保險鎖并貼上封條,由專人保管專人押運,并投保15億元人民幣保險。由于是赴臺灣的兄弟博物館展出,為了兩岸的互信與團結,調低投保價格至15億元人民幣。“這是無價之寶”,浙江省文化廳廳長楊建新認為投保15億元并不代表《剩山圖》本身的價值,目前《剩山圖》估價在500億元人民幣以上,它的價值則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
   “即使是旅途中,《剩山圖》也必須恒溫恒濕保存。”王軍透露,展出時要求則更苛刻,溫度控制在20℃至24℃之間,濕度要在58度至63度之間。
另外,一同登上旅途的還有11件大陸文物。王軍介紹,這次《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的展品為83件,其中大陸提供的12件展品除浙江省博物館館藏的《剩山圖》等3件外,還有北京故宮博物院館藏的4件、上海博物館館藏的2件和中國國家博物館、南京博物館、云南省博物館館藏的各1件作品,這些展品全都與黃公望或《富春山居圖》相關。
   畫卷鑒定
   目前,《剩山圖》和《無用師卷》均是各自獨立畫軸,其中《剩山圖》在明朝時期曾經進行過重新裝裱,邊緣火燒痕跡被剪裁掉了,所以略窄;《無用師卷》的畫作部分則已經被題跋、著錄等后世添加包圍在卷軸中部。因此在同一個展柜中展出時,如果觀眾細看可以發現,兩幅作品的色澤等方面會有差別。六個曾經被火燒傷的痕跡,成為兩件畫作的“親緣鑒定”。
  “六個火燒洞中,前兩個都在《剩山圖》上,第三個則是一半在《剩山圖》上,一半在《無用師卷》上,第四個到第六個洞都在《無用師卷》上。”臺北故宮書畫部負責人何傳馨用手比劃著解釋,為了實現最大限度的合璧,我們將這幅畫放置在一個略微傾斜的展臺上,觀眾可以同時看到展柜中的兩幅作品和背景墻上復原的完整版。
   目前,這幅已經分割361年的中國山水畫“第一神品”《富春山居圖》展位已經確定—臺北故宮第2110號陳列室。“作為最重要的一件展品,這幅圖將被擺放在展廳進門的顯要位置。”同時,展廳內還將通過3D技術,再現黃公望和這幅作品的傳奇。
  預計參觀人數突破70萬人
    除了這幅作品,此次大陸參展的展品幾乎件件有故事。比如故宮博物院藏的一幅明代仿黃公望富春山居圖,就曾被乾隆鑒定為真跡,并在畫上加蓋玉璽,和大臣在留白處賦詩題詞,反而將真跡當贗品處理。直到近代學者才翻案,辨明真偽。
   馮明珠介紹,《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將持續4個月。展覽分成兩期,第一期從6月1日至7月底。第二期是8月到9月初!陡淮荷骄訄D》合璧展覽在第一期中展出,揭開兩岸文化交流新篇章。
   抵臺檢測
   據臺灣《旺報》報道,深受兩岸矚目的“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6月2日將在臺北故宮登場,包括《剩山圖》等12件借自浙江省博物館的文物,目前已運抵臺北故宮,同時完成文物檢測手續。
   臺北故宮表示,依照原訂計劃,檢測手續完成后,將于25日舉行開箱儀式,但有鑒于文物年代久遠,甚為脆弱,在保護的前提下,直到6月1日開展前夕,才會在展場上對外曝光。
   臺北故宮書畫處處長何傳馨指出,布展工作已經啟動,此次合璧的《無用師》與《剩山圖》將同柜展出。據悉,為配合特展,在古文物之外,臺北故宮將運用新科技,打造5件數字版的《富春山居圖》。數字版由臺北花博夢想館設計團隊之一的“青鳥新媒體藝術”執行,藝術家林俊廷表示,作品包括大型數字互動裝置,《富春山居圖》的數字版復雜度更甚花博夢想館,光是一件作品就動用了42臺投影機,希望以數字效果更生動地呈現山水意境,同時充分說明黃公望的技法、師承等。
   此次特展展出83件文物,臺北故宮71件,大陸借展12件,6月1日開幕儀式,兩岸出席貴賓,包括浙江省委書記趙洪祝,臺灣中華文化總會會長劉兆玄、;鶗麻L江丙坤等。
展出
  “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開幕式,將于今天(2011.6.1)上午10時在臺北故宮晶華三樓宴會廳舉行。分隔360年之后,浙江省博物館館藏的《富春山居圖》(剩山圖)與臺北故宮博物院院藏《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終于重相逢。
   為呈現黃公望的繪畫師承,以及對后世的影響,此次特展規劃了6個單元,將分兩期展出。第一期為“黃公望富春山居圖”、“黃公望的書畫珍跡”、“富春山居圖臨仿本”、“黃公望的師承與交游”4個單元;第二期為“明清時期黃公望的影響”及“黃公望傳稱作品”等單元。
臺北故宮書畫處處長、本次展覽策展人何傳鑫告訴人民網記者:“‘剩山圖’和‘無用師卷’會在臺北故宮最主要的書畫展覽室210陳列室展出,在這個陳列室里面有一個柜子,大概有1640多公分,剛剛好就是把這兩卷布置在展柜里面。不過,兩個手卷不會粘在一起,我們會在背景墻面做大的電子合成輸出圖,顯示這兩卷的合璧情況。”
見證
大陸方面出席的人員有中共浙江省委書記趙洪祝,中國文物局局長單霽翔、文化部副部長趙少華等,臺灣方面的人士有中華文化總會會長劉兆玄、臺北故宮博物院院長周功鑫、;鶗麻L江丙坤等,香港方面有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等。開幕式結束后,兩岸三地嘉賓會同赴展場,見證歷史時刻。[12]

   紀念品同名郵票
    2010年,中國郵政集團公司已正式批復同意,將《富春山居圖》特種郵票首發式放在誕生地富陽舉行。據了解,富陽早在1985年就向國家郵政部門提出申請,要求發行《富春山居圖》郵票,之后又曾分別于1992年、1995年、2002年多次申請。2004年,經國家郵政局批準,以浙江省博物館收藏的《剩山圖》(《富春山居圖》前半卷)為藍本的“富春山居圖”個性化郵票曾在富陽首發。而此次發行的《富春山居圖》特種郵票以《富春山居圖》整幅畫卷為藍本,共6枚,全套面值9.30元,郵票規格為60×30毫米。
    在2010年3月20日的《富春山居圖》特種郵票首發式上,不僅有《富春山居圖》特種郵票(放大版)首發揭幕,來自大陸和臺灣的畫家也將再次揮毫共作《富春山居圖》,并力爭舉行“剩山圖”和“無用師卷”真跡到富陽圓合的邀約儀式。
  辭賦作品
   魯南辭賦協會主席韓邦亭先生創作了《富春山居賦》,全文如下:
   乾坤浩浩,華夏泱泱。江山壯麗,民物蕃昌。巧奪造化之美,彩映人文之光。于是騷人作而文辭雅,大匠出而楮墨香。樂奏新聲,歌飛鼎盛之世;輝生長卷,韻起富春之江。
   遙想子久援毫,攬千丘于神品;奇思出類,為百代之標程。名重四家,偏多燕趙之豪氣;胸懷萬壑,幾許晉宋之高風。年近八旬,始成巨制;時經三載,久負盛名。
    觀夫《富春山居》一圖,其筆也蕭散,其氣也疏明。其墨也蒼老,其境也幽清。狀林泉而深秀,擷云水之空靈。樹擁村舍,水漫沙汀。漁舟泛碧,杳靄無聲。涉平溪而波漾,經野渡而煙生。石蒼古以明潔,原為地設;木華滋而清潤,自是天成。古意顯精思,才接北苑;神品歸正脈,藝貫南宗。寫翠微以傳世,覺宇宙之無窮。是謂畫中之《蘭亭》也。
    斯圖既成,藏家振迅。復有綠草經秋,黃楊厄閏。嘆西園之多舛,悲東海以揚塵。吳洪裕徒似葉公,真跡就火;乾隆帝全無風雅,贗品成真。而后佳構飄零,一存寶島之北;名圖輾轉,一在西子之濱。異地聯輝,長隔碧海;遙山同脈,當慰素心。
    于今劫灰已冷,盛世洪休。情牽總理,意矚神州。寄深情于海峽,名家聯袂;期國寶之合璧,勝景同游。美政傳乎百族,多添麟鳳;長風駕于兩岸,喜馭驊騮。龍胄歡呼,承瑞露于天外;鴻祉共慶,布嘉聲于海陬。興定國之懋業,多邁古之新猷。沐和風而清玉宇,觀大卷以壯金甌。
于是歌曰:樹豐碑于藝苑兮,重此奎章。期寶鏡以重圓兮,馳譽十方。續炎黃之盛舉兮,喜上康莊。聚三荊而共語兮,其樂未央!
   純銀紀念磚
    2010年,正值《富春山居圖》成畫660周年之際,為重現稀世珍寶,重現“山水第一神圖”——《富春山居圖》傳世風采,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特推出國寶《富春山居圖》純銀紀念磚,首次以純銀紀念磚的形式將國寶畫卷完美“合璧”,完整呈現在世人面前。
    2010年,正值《富春山居圖》成畫660周年,有感于國寶《富春山居圖》的傳奇經歷,童友明大師欣然接受邀請,半個世紀多的造幣經驗,一腔國寶情懷盡情釋放到這套國寶《富春山居圖》純銀紀念磚上。
   銅雕紀念卡
   2011年6月1日,當分藏兩岸的《富春山居圖》在臺北首次合璧展出之時,由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兩岸文化使者”朱炳仁先生設計創作的限量珍藏版《富春山居圖》銅雕藝術電話卡也在浙江杭州的“朱炳仁銅雕藝術博物館內首發,朱炳仁大師現場簽售,吸引了眾多收藏愛好者的關注”。
  銅雕藝術電話卡
    這套銅雕電話卡以《富春山居圖》整幅畫卷為藍本,套卡采取八連張的形式,其中首枚為“剩山圖”,另7枚為“無用師卷”拼接組合。銅雕卡運用了刻銅藝術、鏤銅藝術將中國傳統文化內涵蘊意于銅片之上,再進行氧化色彩處理,使卡片具有強烈的立體感和藝術層次感。[14]
  高仿合璧版
紀念《富春山居圖》成畫660年
著名書法家劉藝先生親筆題跋珍貴發行
   六位國學泰斗題跋
   為紀念《富春山居圖》成畫660年,經臺北故宮博物院首次以原作授權,中央文史研究館出品,三百年書畫老字號“榮寶齋”按原作1:1完美合璧。中央文史館館長袁行霈及歐陽中石、沈鵬、侯德昌、程毅中、傅熹年、舒乙六位國學泰斗在高仿合璧版《富春山居圖》上珍貴題識!陡淮荷骄訄D》融匯古
   劉藝題跋
今名家的所有墨寶悉數保留,已成為當代書畫藏品中的曠世奇珍。“榮寶齋”按1:1全卷高仿,筆墨的暈染,細若發絲的線條淋漓盡顯,確保書畫與真跡的精、氣、神、韻完美一致,具有極高的收藏價值。 著名書法家,中國書法家協會原副主席,現任中國書協顧問的劉藝先生見到首次合璧的《富春山居圖》時激動不已,即興提筆在卷首題跋“丹青國寶,山水合璧”,十分珍貴。劉藝先生真跡題跋版《富春山居圖》限量發行200套。
鏈接:骨肉分離358年
  《富春山居圖》的老家在富陽。元代畫家黃公望79歲時,開始創作《富春山居圖》,終日奔波于富春江兩岸,身帶紙筆,遇到好景,隨時寫生。82歲時,畫作問世。
   1650年,《富春山居圖》到了江蘇宜興人吳洪裕手中,視畫如命的他臨終前決定,讓畫陪伴自己而去。侄兒吳靜庵將畫作從大火中救了出來:開頭的一部分被燒毀,剩下部分成了兩段。兩年后,兩部分被分別裝裱,從此骨肉分離358年。
故宮藝奇典藏版
『故宮藝奇典藏』為臺北故宮博物院與artkey藝奇文創集團共同推出的數位真跡畫作品牌,旨在弘揚中華文化精髓,讓千古稀世書畫珍寶再現世人,彌補鑒賞家、收藏者以及投資客的往昔遺憾。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了中國歷史上每個朝代最具代表性的書畫作品達5400多件,皆為國家瑰寶,通過『故宮藝奇典藏』數位真跡作品百分百復原原作,滿足藝術愛好者收藏書畫珍品的愿望。數位真跡DGA(Digital Genuine Artwork),為國際上高質量原作復制再現畫作之泛稱,以專利高科技手段進行與原作相同材質及等比例的復制,用肉眼幾乎看不出與原作的差異。DGA通過特殊處理,可保持畫面長久逼真色彩,產品經由特殊表面的防塵處理能直接擦拭。目前國際許多博物館如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大英博物館在無法取得原作的情況下,均以DGA作為館藏作品典藏及展出。在臺北故宮博物院“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山水合璧特展之際”,故宮藝奇典藏版《富春山居圖》也在臺北故宮博物院商店及專營授權專柜受到眾多書畫愛好者的追捧。
藏品信息
基本信息
  
浙江省博物館藏《富春山居圖》
名 字:元黃公望《富春山居圖》(《剩山圖》) 卷
作 者:黃公望
年 代:元
尺 寸:縱31.8、橫51.4厘米
來 源:收購
收藏單位:浙江省博物館
文物介紹
紙本水墨。
無款印。卷末接縫處有騎縫鑒藏白文方印"吳" 。
研究認為此圖是黃公望在元至正七年(1347)七十九歲歸富春時為無用禪師作,三年而成。
此卷為畫卷前段。
包首題簽:"畫苑墨皇黃元久富春山居圖真跡。燼余殘本梅景書屋秘寶乙卯元旦吳湖帆題"
行書引首:"富春一角"后學韓□”。
王同愈畫黃公望像,并題:"元高士黃公望像。少舉神童博宗群藝善寫山水,法篆通隸,乙卯人日后學王同愈錄五百名賢圖,時年八十五"。
沈尹默楷書引首:"元黃子久富春山居圖卷真跡燼余殘本。此吳為荊溪氏云起樓所藏之本也,前幅尚有數尺已罹劫灰,其后幅久歸清內府,曩歲余與湖帆共飲故宮博物院審查之后得寓目焉,去冬湖帆獲此屬為題眉,時二十九年元日尹默益志。"
前隔水題:"山川渾厚草木華滋""畫苑墨皇大癡第一神品富春山圖 乙卯元日書句曲題辭于上吳湖帆秘藏"
后隔水題:"吾家梅景書屋所藏第一名跡潘靜淑記"
卷后有收藏者王廷賓題。吳湖帆所攝前后段畫連接照片及火烙印示意圖。黃公望富春山居圖卷末題款照片。吳湖帆抄錄沈周.文彭.王穉登.周天球.董其昌.鄒之麟等人跋。吳湖帆敘述流傳經過及題詩。
畫家小傳
黃公望(1269-1354),本姓陸,名堅,江蘇常熟人,過繼浙江永嘉黃氏,字子久,號一峰、大癡道人等。中年曾做過小吏,一度入獄,出獄后隱居不仕,皈依“全真教”,寄情山水。被推為“元季四大家”之首。著有《寫山水訣》。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更多..本企業其它產品

[ 供應搜索 ]  [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 返回頂部 ]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我們的服務 | 誠招代理 | 免費聲明 | 版權隱私 | 匯款方式 | 聯系方式 | 網站地圖 | 友情鏈接 | 網站留言 | 廣告服務 | 幫助中心
版權所有:北京宏發億家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天下名人 京ICP備12003379號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如皋| 营口| 攀枝花| 朝阳| 雄安新区| 黑龙江哈尔滨| 鹤壁| 溧阳| 烟台| 瓦房店| 宁波| 株洲| 焦作| 贵州贵阳| 龙口| 禹州| 神木| 儋州| 广饶| 日喀则| 如东| 葫芦岛| 毕节| 绵阳| 衡水| 德阳| 衢州| 孝感| 保亭| 朔州| 顺德| 双鸭山| 蓬莱| 台南| 晋中| 淮南| 临夏| 厦门| 铁岭| 滨州| 临海| 防城港| 铜陵| 承德| 清徐| 阿勒泰| 辽阳| 桐乡| 鄂尔多斯| 宜都| 扬州| 咸阳| 白银| 中卫| 任丘| 鄂尔多斯| 吐鲁番| 青海西宁| 临夏| 大同| 内江| 台中| 青海西宁| 南平| 吉林长春| 保亭| 汉中| 日喀则| 忻州| 枣阳| 荆州| 台南| 贺州| 威海| 临猗| 朔州| 蚌埠| 丹阳| 基隆| 庆阳| 安徽合肥| 宜昌| 通辽| 江西南昌| 山西太原| 保定| 霍邱| 吐鲁番| 醴陵| 柳州| 云浮| 台南| 佳木斯| 遂宁| 海拉尔| 阿里| 衡阳| 宁夏银川| 黔南| 南通| 揭阳| 海东| 东海| 湖北武汉| 芜湖| 扬中| 丹阳| 泸州| 新余| 诸城| 广饶| 诸城| 兴化| 沭阳| 阿里| 大丰| 兴化| 衡水| 正定| 随州| 泰安| 嘉兴| 吴忠| 广元| 连云港| 昭通| 新沂| 塔城| 锡林郭勒| 泗洪| 衢州| 常德| 新沂| 海宁| 濮阳| 河池| 包头| 海宁| 平潭| 鸡西| 莆田| 宿州| 包头| 泰州| 博尔塔拉| 宜昌| 辽阳| 曹县| 肥城| 迪庆| 阿里| 怀化| 平顶山| 通辽| 济南| 晋江| 玉树| 安阳| 顺德| 喀什| 阿勒泰| 平顶山| 果洛| 曲靖| 固原| 泰安| 南京| 章丘| 锦州| 陵水| 神木| 长垣| 亳州| 吉林长春| 阿坝| 兴安盟| 宝应县| 潍坊| 大连| 绵阳| 张家口| 六盘水| 新沂| 钦州| 灵宝| 阿拉尔| 高雄| 吉林| 三门峡| 西双版纳| 临汾| 曹县| 邳州| 辽源| 玉林| 阿拉尔| 天门| 云南昆明| 平潭| 黑河| 克拉玛依| 绵阳| 库尔勒| 启东| 改则| 承德| 防城港| 文山| 十堰| 南平| 建湖| 清远| 伊犁| 运城| 三亚| 十堰| 日土| 平潭| 乐清| 诸暨| 嘉兴| 鞍山| 玉林| 宜都| 昌都| 广西南宁| 赣州| 衡水| 吐鲁番| 瑞安| 中卫| 威海| 张掖| 贺州| 阿里| 大兴安岭| 蓬莱| 武安| 临夏| 广西南宁| 乐山| 陇南| 伊犁| 新乡| 兴化| 葫芦岛| 深圳| 西藏拉萨| 白沙| 石狮| 廊坊| 南通| 白山| 盘锦| 嘉峪关| 香港香港| 南阳| 阿拉尔| 庆阳| 沭阳| 龙岩| 文昌| 松原| 黔南| 伊春| 佳木斯| 东阳| 日土| 保山| 铜仁| 包头| 梅州| 安岳| 淮南| 邢台| 三明| 江苏苏州| 海北| 宜都| 日照| 朝阳| 金华| 吐鲁番| 南平| 天水| 扬中| 咸阳| 蚌埠| 临汾| 基隆| 怒江| 铜仁| 阜阳| 怀化| 海丰| 浙江杭州| 武夷山| 铜仁| 钦州| 莆田|